首页 科幻小说 末日乐园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1977 林三酒观影记4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TXT阅读网
浏览器搜索:TXT阅读网,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TXT阅读网末日乐园,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txtvip.cn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TXT阅读网
浏览器搜索:TXT阅读网,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TXT阅读网末日乐园,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txtvip.cn



    妈呀,这一章写太多了,足足五千多字,拖到现在,终于快好了

    在吃下了第四片退烧药之后,又昏睡了几个小时,当林三酒再次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她感觉到自己的高烧终于退了下去。

    身体停止了一阵一阵的冷战,肌肉也不再像火烧一般灼痛了……她从喉咙里发出了哑哑的一声,将好不容易清晰起来的视线投向了身边。

    这是一间狭窄的船员舱室,除了她正躺着的单人床之外,只有一张连接着船舱的折叠板小桌、一把椅子,在小小窗户里透出来的暮光中被染上了一层橘红。

    显然照顾着林三酒的人才刚走不久,此刻小桌板上还放着半杯温热的清水,以及琳琅满目的药盒——从颜色、包装看起来,这些药大概产自末日前许许多多的不同国家,新旧程度相差也极大。

    林三酒用手臂撑起身体,慢慢坐了起来,然而才一坐直身体,脑子里一阵眩晕,眼前顿时黑了一下。

    使劲眨眨眼,等这一阵昏沉退了之后,林三酒吃力地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

    自从她在镜空间里将骨翼都炸掉了之后,残留在后背上的骨头根部断茬,也不知何时都脱落了——皮肤重新覆盖了骨翼曾经生长过的地方,摸起来触手光滑。

    ……意老师成功地把骨翼收起来了?

    有些茫然地坐了一会儿,她在脑海里向意老师一连问了好几次——只是这几声呼唤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作为林三酒潜意识所化身的“意象”,意老师与她的表意识之间,或多或少也总有些联系,即使平常意老师不现身、不说话时,仍存在于潜意识之中,林三酒也隐隐约约地知道她一直就在那儿。

    只是这一次,黑沉沉的意识之海似乎即刻就吞没了她的召唤,她竟然一点儿都感觉不到意老师的存在了。

    林三酒下意识地抓紧了床单,忽然有些害怕起来。

    ……意老师呢?

    她一叠连声地在脑海中又叫了几次,当她背后上隐隐滑了下一颗汗珠的时候,意老师的声音终于又一次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你——你醒——了……”

    林三酒刚刚松下的一口气,顿时凝在了胸膛里。

    就像是信号不良了似的,意老师的声音断断续续、飘飘忽忽地响了起来,如同一段即将要消失了的电波一样——好在过了几秒以后,她的声音总算是又清晰稳定了起来。

    “你怎么了?”林三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意老师,不由有些慌:“……刚才我怎么忽然感觉不到你了?”

    “林同学,”意老师的语气听起来有一种别样的严肃,甚至用上了这个已经好久都没有用过的称呼:“……你知道自己前两天的状态不对头吧?”

    林三酒当然知道——甚至她只要稍微一回忆,那种奇妙混乱、一片血红的感觉就仿佛能马上再次淹没她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连忙问道。

    “我必须长话短说,我能够现身的机会恐怕不多了。”意老师的语速很快:“自从你的身体被承载着女娲意识力的细胞液侵入以后,我一直在用你的意识力压制、抵抗着它……女娲意识力的侵略性太强,又不能被驱逐,所以我必须一刻不停地与它周旋,抵挡它的进攻……这也是为什么除了长出一对骨翼之外,你并没有感觉到太多影响的原因。”

    怪不得意老师常常不出现——林三酒愣愣地听着。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刺激了这个基因与意识力的组合——也许是我们试图粒子重组,也许是骨翼被炸的类免疫反应——总而言之,从在镜空间里的时候,女娲的意识力就越来越活跃、越来越难以控制了。直到你终于不堪重负,出现了情绪和心态上的混乱,女娲的意识力便立刻趁虚而入、一下子影响了你的思维状态。”

    “不过,托了楼氏兄妹的福,你的情绪最终还是镇定下来了,神智没有被女娲的意识力侵蚀得太厉害……但是后果却远远没有这么简单。”意老师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好。“……女娲已经将手伸进了你的脑子里一次,即使现在她不得不抽出了手,但却已经在你脑子里留下了一条通道——下一次她再想进来,就比以前简单十倍了。你的骨翼消失这件事,就完完全全没有受到我们的一点影响,全是由女娲这一段意识力决定的……”

    一段外来的意识,竟然能够随意决定自己的体貌外观——林三酒这一惊非同小可,忙问道:“难道我们就什么也不能做吗?”

    只听“啪沙”一声响,就像是电流不稳了似的,意老师的声音再度花了。这一次伴随着她的异状,林三酒猛地感觉到了脑子里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被动防守而已,”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以后,意老师急急地说:“我是拦在你的潜意识与女娲之间的唯一一道阻隔,首当其冲,所以我受到的攻击也最大……”

    林三酒紧紧地攥住双手,听着意老师的声音突然郑重了起来:“在我走之前,你务必要记住一件至关重要的事:你的【意识力学堂】目前还处在小学阶段,当你再次听见我声音的时候,如果我——”

    她的话被掐断了。

    就像是突然被按下了静音键,意老师的声音毫无预兆地消失了,只剩下了脑海中一片黑沉沉的寂静。

    林三酒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件“至关重要”的事,已经随着意老师一起沉没在了她的潜意识中。

    下一次会怎么样?意老师如果失败了,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她怔怔地低下头,目光落在自己的双手上,一颗心越来越沉。

    因大量失血而苍白的皮肤下,隐隐地透出血管的条条青痕;这么形容或许很奇怪,不过她的肢体,此时正安安静静地陷在这张单人床里——林三酒甚至很难去想象,自己的身体内正在上演一场什么样的战争。

    只不过,她什么忙也帮不上。

    坐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林三酒终于还是被一阵一阵的饥饿与虚软给拉回了思绪,下床走出了船员室。

    暮色初临,半艘飞船都浸在了夕阳逐渐失了热度的橘红色里。这原本便是一艘小型货运飞船,能容人的地方不多,顺着走廊走了一段,林三酒就在船员用的餐厅里找到了正与几个船员一起吃饭的楼氏兄妹和季山青。

    白亮的灯光与食物的香气,伴随着餐具碰撞的响声,一下子就把她拉回了人间。

    “你醒了!你都睡了一天多了!”楼琴眼睛一亮,连忙走上来,踮脚摸了摸她的额头;见她果然退烧了,顿时像是受到了很大的鼓舞,笑着说:“来,快坐下!我知道你现在大概胃口不好,不过多少还是吃点东西……”

    抵不过她的热情,林三酒找了一个空位坐下了。才一落座,季山青顿时把一张脸凑了过来。

    “你怎么了?”礼包不但思维敏捷,连观察力也很敏锐:“怎么好像有些神不守舍的?”

    “没什么,身体不舒服而已。”林三酒含含糊糊地应付了一句,随即接过了楼野递给她的罐装果汁。

    离开海岛才一天多的功夫,楼氏兄妹的神色就轻快多了,连脸色也鲜亮了起来,看起来终于又像一对少年了——尽管林三酒此时满满一腔心思,但看见两个孩子脸上又露出了笑,她多少也有了些安慰。

    多亏这艘船的船长对战奴训练营一事毫不知情,因此只需用上了红晶,几人就得到了非常不错的款待:此时餐桌上不仅有热南瓜汤、蒸肉肠、用方便面做的炒面,甚至还有一碟即使在十二界里也非常稀罕的滑蛋牛肉——

    “这些新鲜菜肉、鸡蛋、药物……”在林三酒咬了一口牛肉以后,几乎连舌头都要融化在它的鲜味里了,不禁有几分惊诧:“怎么还有这么多?难道在十二界里,有很多进化者还在从事生产?”

    红鹦鹉螺的末日已经到来很久了,以它的人口数量来看,不应该还留着这么多末日前的物资才对。

    “林小姐,看来你还真是第一次来啊,”桌子另一头,留着一把稀疏灰胡子的船长笑了:“从事生产的人虽然有,但却远远不够消耗的,再说耽误时间,变数又多。红鹦鹉螺里的物资不平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更多的进化者,是在利用世界转换的机会进行物资经营。”

    “怎么经营?”林三酒望着一桌子菜,好奇了,连意老师带来的不安都略略减轻了一点儿。

    听见这句话,楼氏兄妹忽然咳了一声,互相看了一眼,楼野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开了口。

    “是这样的……你之前一直昏迷着,我们也没机会说……”少年挠着头说,“你也知道,我们马上就快到传送的日子了——现在红鹦鹉螺界的成长者联盟名存实亡,而且我们也不想再回去了,所以接下来,我和阿琴正打算靠转卖物资来生活。”

    “转卖物资说来也很简单,”楼琴忙解释道,“在末日前六个月到达一个人类社会,然后开始尽可能地搜集物资;等传送日期到了,再通过签证回到十二界……只要事先打听好了签证官信息,基本上风险不大,十二界里有很多人都这么干。”

    林三酒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他们居然又快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不过跟不知散落在哪儿了的兔子、人偶师他们一比的话,楼氏兄妹的选择确实算得上是又稳妥又安全,的确是最好的一条路。

    他们生在红鹦鹉螺,原本就应该活得相对稳定一些才对;总不能让他们四处跟着自己冒险。

    她压下了心里的感慨,正想说些什么,只听身边忽然“当”一声响,回头一看,只见季山青正放下了手里的玻璃杯——他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却晶亮地望着自己。

    林三酒浑没在意,转头问道:“……那你们现在再找签证,来得及吗?”

    “噢,这个你放心,”楼琴安慰似的拍拍她的手,“早在发生这件事之前,我们就拿好签证了。”

    点点头,尽管还有些舍不得两个孩子,不过林三酒依然感到松了一口气。

    不知是因为吃了一顿新鲜热食,还是因为楼氏兄妹而提起来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肚里,林三酒竟在意老师一事的阴云下,依然睡了非常安稳的一觉——当天光再次大亮的时候,一行人已经顺利降落在了自由区。

    或许是因为要来往战奴训练营的关系,这艘货运飞船的停落点与自由区中心区还离了很远;由于林三酒接下来要去找兔子一行人通过小依留下的消息,而楼氏兄妹要去收集一些转卖物资时必要的道具,双方的分别竟比传送日期更早地到来了一步。

    “一切小心,”林三酒拖着还缠满了绷带的身体,狠狠地抱了抱两个孩子:“等我找到了我的朋友,咱们再在红鹦鹉螺聚头。”

    两个孩子的眼睛也都不约而同地红了,各自死死咬着嘴唇,站在林三酒身边半天没动地方。

    “走吧,走吧,”林三酒像母鸡赶小鸡似的,狠心将兄妹二人给推远了,“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得是。”

    两个由于饱受折磨而看起来十分瘦弱的背影,在走出去了好长一段距离之后,那个少女才忽然肩膀一抽,将头埋在了胳膊里。

    林三酒一直站在原地,直到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直到感觉自己眼睛有些发酸了,这才收回了目光。

    叹了口气,她一转头,却正好对上了季山青一双清亮的眼睛。

    “怎么了?”林三酒兴致不太高地问了一句。“看着我干嘛?”

    “……你不觉得有点儿奇怪吗?”

    “什么奇怪?”

    季山青轻轻“唔”了一声,跟上了林三酒的脚步:“我实话跟你说了,你可不要拆我。”

    “不拆,你说。”林三酒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礼包年纪小,什么都没见过,所以看什么都觉得新奇——所以即使清楚季山青心里有话憋了几天没说,她也没有问。

    季山青想了想,似乎有点儿不太放心似的——不过他显然还是决定相信林三酒一回,谨慎地措辞道:“……我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即使战奴训练营里有不少物资剩下,可楼氏兄妹依然还是所有战奴中唯二两个愿意回到铁笼子里的人。”

    林三酒顿下了脚。

    “驯化成熟的战奴大概也不会介意回到铁笼子去——不过那两个孩子很显然没有被完全驯化;但是与其他又恨又惧的战奴相比,他们好像对铁笼子不太介怀……”季山青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林三酒的神色。

    “一般来说,人都会尽量避免会让自己想起悲惨记忆的东西,更别说是重新回到噩梦发生的地方了……可他们不但没有避开,甚至还主动提出要在里头呆两天,这不是很奇怪吗?”

    “你想说什么?”林三酒的面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死死地盯着礼包。“难道你想说他们不是战奴,是训练师?”

    “不不,”季山青赶忙摇摇头,手里下意识将自己的衣带攥紧了:“一看就知道,他们当然不是训练师……只不过发生了这么多事,我觉得他们的态度也有点太轻描淡写了——啊,这些的确只是我的猜测。只不过有另一个疑点,是怎么也解释不通的。”

    林三酒什么也没说。

    “所有人在进入战奴训练营时,身上的东西都会被搜刮一空……”季山青小心地说道,“可是为什么他们手上还会有签证?”

    林三酒终于不耐烦再听了:“你到底想说什么?他们也许是为了不让我担心,也许是事后拿回来的——你如果只有一些胡猜的话,就别浪费我的时间。”

    季山青一噎,似乎被她的气势给吓着了,乖乖地垂下了头,果然不再说话了。瞪了他一眼,林三酒转过身、一言不发地朝前走去。

    在她身后,礼包到底还是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自由区似乎刚刚下过一场雨,地面湿润,天空也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呈现出了一片颜色晴朗的蔚蓝。几丝淡淡的云朵慢悠悠地漂浮在天边,好像随时都能消散开,成为人耳边的一声叹息似的。

    几天以后,在另一片几乎是同样淡然的蓝天下,刚刚完成了传送的楼氏兄妹,正一边用带着几分茫然的目光搜寻着什么,一边行走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

    “我们没有告诉她真话,我总觉得心里有点内疚。”二人无言地走了一会儿以后,楼野忽然低低地说了这么一句。

    少女半晌没有吭声,只有侧脸的线条绷得紧紧的。

    兄妹俩之间,又陷入了沉默里。

    “……她是个少见的好人,但是她不会明白的。”走着走着,楼琴忽然毫无预兆地打破了沉寂。

    楼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

    好像说到这儿,对话就再也进行不下去了似的——苍茫的风声从远处吹近了,忽的一下卷起了兄妹二人额前的碎发;单调的脚步声,一路传了很远。

    “你看见她了吗?”过了好半天,楼野忍不住问道。

    楼琴停下了脚步,左右张望了一圈,“奇怪……说好了的,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了才对……”

    “好像在那儿!”楼野眯起眼,忽然捅了捅妹妹,一指前方不远处。

    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楼琴一下子睁大了双眼。

    一个身材匀称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们,站在远方半条断桥上,望着桥下波浪翻滚的海面——好像感觉到身后来了人,她微微地偏过头,露出了她柔和平静的眉眼。

    伴着眼角浅浅的纹路,她挑起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笑容——既慈悲,又凉薄。

    (本章完)

    

最新网址:.https://txtvip.cn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TXT阅读网
浏览器搜索:TXT阅读网,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TXT阅读网末日乐园,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txtvip.cn

热门小说
猜你喜欢
想看反馈
x
反馈
提交